第五十三章玄袍使者

    “明熙!?”这下于子悉更加诧异,“就明熙那古板的性子,根本不是云絮所喜之人!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了解她。”吴承洲说,“不过事情确实没那么简单,据消息所知,玖幽阁镇阁之宝,幻玖幽玲被盗,玖幽阁无论如何也追踪不到,玖幽阁大乱,玖幽阁阁主无法,只得亲自去求助道宗,最后还是紫霄仙尊亲自去寻,还整整耗费了三年时间才寻得,回来后还落得一身伤,修为险些跌了一境,玖幽阁不胜感激,正欲送些天材地宝弥补,可谁成想紫霄仙尊竟然亲自说要云絮仙姑与明熙仙君结成道侣,结秦晋之好,玖幽阁拒绝不得,只能应之。”

    于子悉眉头微蹙:“竟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吴承洲思着道:“紫霄仙尊此番作为定有目的,谁人不知云絮仙姑在玖幽阁地位之重,云絮仙姑与明熙仙君结成道侣,那无异于玖幽阁日后必要听命于道宗。”

    于子悉想了想,他摇首道:“总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明白。”吴承洲问道,“云絮仙姑与明熙仙君在修真界的地位斐然,邀请了诸多有身份之人,自然也邀请了你,你可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自然要去。”于子悉微顿须臾,他道,“之前我虽一直躲着云絮,可这次有些事情要亲自去找他问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吴承洲知道于子悉做事有分寸,便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近日来,修真界出现个玄袍使者,传闻那人手持黑刀,专杀修真界的恶毒小人,手法狠厉,发生了不少波动,甚至凡界还有人书写有关于他的话本,也有说书的讨论玄袍使者的事迹。

    玄袍使者极为神秘,他所用的灵力也神秘的很,无论恶毒佞贼修为如何,低至练气筑基,高至金丹元婴,玄袍使者都能处理得干脆利索。也曾有不少门派修士试图去绞杀玄袍使者,可到最后全都重伤归来,修为减退,虽有一口气惨喘,却再无有修复修为的可能。

    于子悉出关后也听说了这事,不过他不认为玄袍使者所为是错事,他这人向来古怪,出现了同他一般古怪之人,于子悉倒是颇感兴趣。

    不过明熙仙君与云絮仙姑结侣大会将至,于子悉便把这件事抛掷脑后。

    一月后,于子悉早早便离开,他知云絮仙姑,也知她一心情不好便会去玖幽阁瀑布处苦练。

    这日,他一如既往,从瀑布处遇见了一身白衣,青丝随意披散着的云絮仙姑。

    于子悉摇首,他笑着道:“是何人这么不长眼,惹得我们这般貌美的大美人修士不高兴?”

    云絮仙姑一怔,她立马看过去,便在树上看到了身着一青色道袍,青丝被青色发簪挽起,手持折扇,笑意盈盈的于子悉。

    云絮仙姑心跳空了一拍,她即可想到了一百年前,她与于子悉初遇时,也是这般模样,还是那个人,一样的俊美,一样的道袍,一样的笑容,不一样的,从始至终也只有她罢了。

    云絮仙姑收了剑,她没好气地给了于子悉一个白眼狼说了同一百年前一模一样的话:“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于子悉“啪”的一声收回扇子,缓缓从树上落下,走到云絮仙姑面前。

    当这人来到面前时,她还是没忍住动心了,云絮仙姑嘴上没好气地道:“你还知道出关啊,我本以为你要闭关闭上个百八十年。”

    于子悉笑笑,他答非所问:“没想到当初那个大美人修士今日就要与他人结成道侣,怎么还同小孩子一般,一不高兴就要跑到这里泄愤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云絮仙姑炸毛道,“你大可不来!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!”于子悉道,“大美人修士的结侣大会,我可要来讨一杯喜酒。”

    “聒噪!”云絮仙姑说了一声,便提剑攻去,于子悉也收扇抵挡,与百年前一样,他们都未使灵力。

    过了数十招,云絮仙姑方才冷静下来,收剑在一旁坐着。

    “有酒吗?”云絮仙姑问。

    于子悉坐在她旁边,从灵袖里拿出两坛酒:“今日乃大日子,就不给你喝‘醉生梦死’了,若是醉了,必会耽误太多事情,不过这酒也不差,上好的桃花阴,趁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云絮仙姑接过一坛,她闻了闻,一直蹙着的眉毛也终于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俩人安静坐在石头上喝着,云絮仙姑不说话,于子悉便就安静陪她,直到酒坛开始见底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再缠着你了。”云絮仙姑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于子悉一怔,就听云絮仙姑继续道:“我不知是否曾给你造成过困扰,可老娘就是喜欢你,无论你躲着我五十年一百年,老娘也照样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我于子悉酒友不少,朋友却不多,你云絮算得上一个。”于子悉道,“这么多年了,我虽一直在躲着你,是因我对你无那方面的心思,若不躲着你些,岂不白白耽误了你?”

    云絮仙姑却颔首道:“人人多说朝月仙尊处处留情,可你于子悉却是个无情之人。”

    于子悉苦笑一声,他是真的无情,还是根本不敢动情,他自己也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场结侣大会本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