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元灵体

中,一方为阴一方为阳,乃至阴阳调和之道,也还有一种情况,便是元灵之体,元灵体的体质特殊,这种人的天生就是平衡之体,故而修炼起来虽然困难于常人,可几乎不会遇到什么瓶颈,甚至结丹结婴之时都顺利至极。”玄袍使者的声音响彻整个道宗,“元灵体罕见至极千年难遇,但元灵体还有一种特殊的作用,便是用做炉鼎,与元灵体双修之人,修炼起来无异于如虎添翼,顺畅无比,此生也很难再遇到什么瓶颈,哪怕是突破化神期,也容易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道宗名义上虽为修真界至尊,却百年以来除紫霄仙尊外,无一人突破化神期,而最有可能突破化神期的明熙仙君也困在元婴后期多年,不见突破可能,原本还好,可待兰雪堂的朝月仙尊突破化神期时,紫霄仙尊便再也沉不住气了,明明一个做卖消息营生的宗门,却出了两名化神期仙尊,而道宗这种有千万年基业的大门大派,化神期仙尊却仅有宗主一名,这令道宗这些年来越来越无法让人信服,故而你紫霄仙尊为了道宗基业名声,便看上了云絮仙姑的体质,才冒着修为减退的风险为玖幽阁寻回镇宗之宝幻玖幽玲,玖幽阁感激不尽,你紫霄仙尊便有了由头让明熙仙君和云絮仙姑结为道侣。”玄袍使者无比厌恶地看着紫霄仙尊,“这样一来,有了元灵体的明熙仙君不多年便能一举突破化神,而道宗也得到了玖幽阁这附属宗门,真是一举两得。人人多说你紫霄仙尊大仁大义,人界至尊,可你背地里却做这等事,紫霄,你说奸恶佞贼,你占哪一项?”

    场中顿时一片哗然,人人还未怎么说紫霄仙尊所作所为是否正确,反而个个都用贪婪的目光注视着云絮仙姑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目光都暴露着贪婪垂涎之意,云絮仙姑本就不是什么温柔性子,她立刻就爆了:“都看老娘作甚,不管老娘是不是什么狗屁元灵体,就算是,那也是汝等宵小能够肖想的吗?!”

    这边树上,于子悉饮酒的兴质也没了,他一下坐起身来,神色无比复杂,他知道云絮仙姑和明熙仙君的结侣是有阴谋的,可没想到竟是如此,他一想到当初那个追着她不放,天不怕地不怕的机灵丫头,竟然要在别人心中变成炉鼎的存在,于子悉心里就气愤至极。

    “紫霄仙尊,在下可有言错?”玄袍使者问。

    紫霄仙尊眉头微蹙,眼里布满着杀意,他看着玄袍使者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:“……死人无需知道这些。”

    只在一眨眼之间,紫霄仙尊便闪身至玄袍使者面前,一柄高达九尺长剑凭空出现,向玄袍使者劈去。

    玄袍使者丝毫不惧,他侧身闪之,众人眼见,这巨剑剑气生生劈开了对面的一座山谷。

    众人惊诧,他们从未见过一出手就这般狠辣的紫霄仙尊,他们知晓,紫霄仙尊怒了。

    具体原因人们不知,或许是玄袍使者口无遮拦,惹怒了紫霄仙尊,又或是玄袍使者说到点上了,紫霄仙尊恼羞成怒着急灭口。

    化神期尊者的热闹可不是说看就能看的,一些修为偏低的弟子避之不及,而在树上悠闲看热闹的于子悉却也发现了一丝不对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