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了却圆寂

紫霄老儿应当心悦江遥的。”玄袍使者道,“但却不知为何在壁画上刻画了这么多有关了却的事迹,或者这些根本就是江遥自己画上去的,只是偶然被紫霄所看见。”

    壁画的尽头是一道石门,石门无法用蛮力打开,石门前仅有两座石狮子,于子悉与玄袍使者相视一笑,玄袍使者问他:“哪个?”

    于子悉指了指右边那一座,玄袍使者正欲摧之,却被于子悉拦住了,眼看着于子悉一掌把另一座石狮子摧毁了。

    玄袍使者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听说过一句话吗?”于子悉抬起眉梢,“反其道而行之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于子悉幸运还是如何,石门还真被于子悉打开了。

    于子悉一笑:“跟我走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玄袍使者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进入石室内便能看到四个石柱,这四个石柱刻画着的便是四大神兽,同他进来这个墓室时解开机关的石台一般无二。这四座台柱上每个都系着一条红绳,而这四条红绳的另一端系着一串佛珠。

    于子悉一怔,那串佛珠不就是壁画上所画,了却留下的那一串佛珠,以及江遥死后手里紧紧攥着的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是了却的东西。”玄袍使者道,“当时江遥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,紫霄也刚当上道宗的宗主,江遥的尸身未朽,紫霄自然一眼便认出江遥,也认出江遥手里的佛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阵叫引灵阵,是将某人或某物上面的灵力引到另一处,这本是魔宗的秘法,却被紫霄用在这上面。”玄袍使者道,“之所以这柱子上刻画的是四大神兽,那是为了镇压这个邪阵法,即便引灵对象是佛珠,可佛珠乃是受佛祖度化之物,以邪阵引领,极有可能会有不可估量的后果,因此要以神兽镇压。”

    于子悉眉头微蹙:“紫霄仙尊是把了却大师的佛珠上的灵力或佛力引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玄袍使者颔首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于子悉问:“可是了却大师圆寂多年,佛珠还尚有灵力存在?”

    “了却大师受人供奉,佛力自是不同寻常,大师圆寂之后,更有人为其建立庙宇,江遥定也时常诵经,佛力更是不减。”玄袍使者顿了顿,语气冷漠道,“可紫霄私欲甚大,他竟让做出引灵一事,世人供奉了却大师,却不想,其中佛力竟都填补给紫霄,紫霄也因此进步神速,突破化神期,也让道宗成为修真界不可撼动之地位。”

    于子悉双眸轻眯,心中恼怒,了却在人界修真界的地位于神仙无益,甚至更甚,可那宛若神明一般的人物所留之物却被人利用,他不仅利用了了却大师,还利用了人们诚恳的祭拜,以及真真诚诚所许下之愿,简直可恨至极。